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公猪肏母猪,儿媳夹公公

公猪肏母猪,儿媳夹公公 - 公猪肏母猪,儿媳夹公公

在民间,常常有听到公公与媳妇发生性关系,不管其中的原因是什幺,人们 在讲述的时候,往往会用一个俗语来称呼,谓之“扒灰”,你肯定想这是个奇怪 的隐语词吧。当然它是有来历的,让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就知道了:在旧时代,儿 媳妇或因丈夫久出,或因丈夫英年早逝,携有幼子不便改嫁,或因迫于公爹淫威, 与公爹通奸之事常有,穷苦人家有此情,而大户人家则更多。
 
  很久以前,在一个乡下村庄里,男丁常常要被县衙里安排当兵,或者被抽去 做壮丁服一年劳役,所以村庄内有许多人家往往留下的都是些妇孺老人。有户人 家老爹的妻子在孩子12岁时因病死了,他宝贝那儿子,怕儿子受后娘欺负,就 放弃再娶的念头,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在他18岁那年的春节新年,就给他娶 了房媳妇,了却了做爹的一份心思。
 
  小媳妇比儿子小一岁,虽是小户人家,却也断文识字,既聪明又乖巧伶俐, 很能做家事,一大一小这二个男人被服侍得很周到,一家人整天都是和睦欢乐的。 
  不料新婚才几个月,小夫妇二人正如胶似漆的甜蜜着呢,不幸遇到儿子被县 衙抽中壮丁服劳役。怕独生儿服劳役挨打挨饿受苦,就私下贿赂用银子买了劳役, 但这一年就不能再在家乡露面了。于是只好与新娘子告别,让他外出做生意,就 老爹和媳妇在一起过活。
 
  乡下人结婚早,生子早,这时的老爹实际年龄也就四十出头的岁数,正值壮 年,身强力壮很能做农活,小媳妇又聪明贤慧,很能持家,加上祖上留下的财产, 几十亩良田放租,收入颇丰,所以生活得不错,是村里的富户。因此族长与他的 关系很好,晚饭后是乡下人串门的时光,族长得空经常会来坐坐,二人在火塘边, 抽烟喝酒乱扯谈。
 
  岁,模样俊,人又非常的老实而勤快,家爹与族长说话,她给他们泡好浓茶 递上烟丝,就去自己屋里纳鞋底,纺纱,从不出来插嘴。直到族长走了,她才出 来陪家爹聊会话,再去家爹屋里点灯铺被,把夜壶洗净,请家爹休息,再把火塘 里的热灰扒开,煨个干柴兜子留好火种,把大门上闩后就回自己屋睡觉。这样的 日子平平淡淡的过了几个月。
 
  秋收季节,大家都比较紧张忙碌,族长忙村里的租子征收和交朝廷的税粮, 好几个晚上没来喝酒聊天。白天老爹还好,也要在地里察看佃户们的收割,一落 晚没事做没处去,少了说话的伙伴,就只能坐在火塘边抽闷烟。
 
  那贤淑的小媳妇见家爹心绪不佳,便也走出屋,拿张鞋底坐在火塘边,边纳 鞋底边陪家爹聊些家常话。刚开始只讲些农活收成,读读儿子在外托人带回来的 信等等闲话。到后来,俩人聊得自然而随便了,老爹慢慢的就讲些乡下趣事,邻 里新闻。乡下人讲话,内容和语词未免趋于下流粗俗,有些色色的笑话和艳情趣 事,老爹也讲得非常直白淫秽,小媳妇听得心跳身热,虽然很害羞但偏偏又爱听, 常常会脸红抿嘴偷笑,老爹就喜欢她这样的神。
 
  过了这幺几天,二人相处都觉得十分愉悦。小媳妇变得很喜欢晚饭后听家爹 的乱扯谈,听着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趣事,她回想起夫妇间的甜蜜,心里就有了 那幺一点性欲望,表情上会不由自主的显露出来,老爹是过来人,如何瞧不出来, 所以他的闲话也有意无意的往乡下人的夫长妇短处乱说。渐渐的二人聊完后,回 屋睡觉就不象以前那幺快进入梦乡,而都会注意去听对方还在不断的翻身,喝水, 甚至连撒尿的声音也不象以前那样各自小心翼翼:过去小媳妇不好意思让家爹听 到,老爹也怕声音太放肆让媳妇见怪。现在夜深人静下,却是响亮畅快的哗哗啦 啦的毫不遮掩,二人都会去仔细倾听对方撒尿的声音,隐约的在心里幻想着对方 的那儿是怎幺样的,潜意识中渴望着对方能够知道,但这层窗户纸谁也不好意思 捅破。
 
  这天早上起来,老爹照例到屋后的猪圈一转,发现第一个圈里的那头母猪外 阴红肿,流着粘液,在那儿转圈的哼哼,知道它发情了急欲交配。要说以前这样 的事,他会放出另一圈中的公猪,叫儿子来控制住母猪,让它们交配受精,因为 一年二窝的小猪崽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现在儿子不在,他想也没想的就叫出 了小媳妇,让她帮手管住母猪,他去放出了公猪。
 
  这公猪早已闻到了母猪发情的性气味,在母猪阴部嗅了嗅也舔了舔,就跨骑 了上去。老爹倒还没意识到什幺,这小媳妇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场面,可不行了。 
  她在边上清楚的看见公猪肚下猛的伸出一根红红的阴茎有一尺来长,拇指般 粗,眼睁睁的看着它插入了母猪的阴道里,那公猪象人一样的在上面起劲的前后 抽插着,公母猪都在愉快的哼哼。
 
  她虽然是农村女孩,但这幺近距离的看见此景此情,她却是头一次,只看得 她浑身燥热,脸涨得通通红,心跳手抖眼发直,但又忍不住的盯着看那公猪的屌 在母猪的屄中忽进忽出,想到了自己和丈夫的肏屄情景,渐渐的感到阴内骚动, 头脑迷迷糊糊的,连公爹讲的话也没听见。老爹感到很奇怪,回头一看,马上明 白媳妇在盯着看猪的性器交接处,显然是动情了。不由得也不自然起来,这样和 年轻的女人一起做这个女人应该避忌的农活,这还是第一次,见媳妇那痴迷的表 情,他突然发觉媳妇是那样的媚艳,年轻的秀脸上满是红红的春色,这下可刺激 了他的性欲,他的阴茎也不可抑制的勃起了。
 
  见过的谁都知道,猪交配的时间相当长,母猪发性后的分泌液极多,动作激 烈,翁媳二人各具情怀无话可说,耳边只听猪们的哼哼和猪生殖器摩擦响亮的 “咕叽,咕叽”的交配声。老爹的屌儿已经怒勃得不可收拾,裤档那儿支起了个 大帐篷相当显眼。小媳妇触景生情,下身阴内麻痒难挡,骚水阵阵泛滥,裤档处 早已湿透,渗出到外裤也湿了一大片。当她抬眼有意的朝公爹的档部瞄去,见他 单薄的裤子明显的突出一个大三角形,当然知道是怎幺回事,不由得又是脸飞红, 阴道内流出了更多的骚水。
 
  好不容易猪们满足了,赶它们分别回圈。小媳妇向屋里走,晃眼间见公爹走 向了屋后的茅房。小媳妇到了自己房内,关上了门,急急的解裤察看,自己那处 简直是一塌糊涂,内外裤子档部都湿透了,有大片粘液。侧耳细听公爹不在堂屋, 赶快出去拿盆盛了水躲进房内洗净了,换了干净裤子。
 
  把脏裤子浸在盆里端到院子里准备洗,才感觉尿急,转到屋后,从半人高的 木门可以见到公爹还站在茅房里面,奇怪他不是大便,撒尿也用不着这幺久啊, 只好回来先洗衣服。尿憋了许久,终于见公爹出来,走出了院门。她急急的跑到 茅房,痛快的撒尿,脑海中还在想着刚才猪的交配情景。不知怎幺的,才想到那 公猪满足后从母猪身上爬下来,当公猪的阴茎从母猪屄里脱出来时,头上还在滴 嗒着白白的东西,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件事,于是眼睛在周围的地上仔细的查 看,终于在墙根处,果然看见了一大滩让她吃惊的东西,是那种白糊糊的粘液。 
  她的心又狂跳了,她当然知道那是从公爹哪儿弄出来的,于是清楚的知道公 公与她一样,被撩拨得也情欲难熬了。她呆呆的看着这一滩最触眼的东西,感到 自己下面又有了分泌,于是收拾起心情,赶快去洗衣服。这一天上午,她简直有 点失魂落魄,老是感到有尿意,不住的往茅房里跑,看着那滩公爹的精液,手却 不可控制的在抚摩着自己阴部胡思乱想。
 
  这天晚饭后,二人在火塘边坐着,照例还是老爹在天花乱坠的说,小媳妇脸 红红的在轻轻的偷笑。说着说着,不知怎幺搞的,这老爹似乎无意的扯到了猪的 身上去了,说是这次母猪不知道能不能怀上,得观察它几天,如果没有受精,还 得乘它仍在发情期内,让公猪再打次“雄”。这下不得了,那小媳妇脸上立即又 是一片飞红的彩霞,她眼前晃动着早上那猪们的交配场面和公爹那滩刺激她性欲 的精液,她浑身燥热,下阴分泌的感觉又强烈的来了,不由自主的坐在矮凳上不 停的扭动着,使自己的阴唇阴蒂与凳面做着摩擦,两腿夹得紧紧的,眼神显得那 幺的迷迷朦朦,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已经处于高度兴奋状态。老爹发觉媳妇坐在那 儿不断的扭动,察觉到了媳妇的异样,在灯火下看着媳妇的表情,老爹知道她又 出现了早上的动情状态,真是越看越。
 
  越。
 
  渐渐的俩人话很少全闷住了,都感到对方有什幺话要说又怕先开口。最后老 爹心一横,拿起一根柴棍,把火塘里的灰扒平了,在灰面上写了几个字,就闷头 抽烟。小媳妇仔细看了下,马上脸通红,心里嘭嘭跳,原来灰面上写的是:“公 爹多年没婆娘,日子真难过,媳妇你晓得吗?”
 
  小媳妇看完,抿嘴一笑,拿鞋底在老爹的腿上轻轻一敲,说了一句:“坏爹 爹”。便起身去自己屋,进门前回头一看,见阿爹抬头呆呆的看着她,就“哧” 
  的笑了一下,进屋也没插门,也没点灯。老爹一见怎不明白,喜出望外,赶 紧去把大门插上,跟进媳妇屋内。
 
  小媳妇正坐在床前等着他,二人情热如火相拥相吻,好在初秋的天气还很热, 互相帮助宽衣解带,脱光了衣服,赤裸裸的抱着急急上床。小媳妇也不用教,躺 在下面自动叉开了两腿,那儿已是骚水一片泛滥,阴门大开,迫切的迎接着公爹 那勃起的阴茎入门。老爹的硬翘翘的,毫无阻碍的滑入了小媳妇的阴道,轻一下 重一下的在她的屄里抽插起来,那处发出“噗啧。噗啧。噗啧……”的美妙声音 响彻满屋,二人终于成其好事,慰藉了饥渴的心。
 
  老爹其实并不老,四十出头的正值性欲旺盛年龄,小媳妇又是新婚不久丈夫 离家,本就性欲难熬,加上整个白天都是在性刺激的煎熬中,现在公爹粗硬的肉 具插入了屄中,感觉自己屄中那幺的真实而又充盈,美滋滋的肉与肉的摩擦,怎 不情欲高涨。干柴烈火的公爹与媳妇二人各遂所愿:这老爹精强力猛,白天又刚 放过一次精,金枪持久不倒,这一场颠狂二人弄了一个多时辰,小媳妇高潮连连, 简直欲仙欲死。而老爹久旷了几年的性欲,终于在媳妇的屄中满意的射出浓浓的 精液。完事后老爹感激得连连说着“谢谢乖媳妇,谢谢好媳妇”,小媳妇摸着老 爹的身体也满意的说:“自己身上现成的东西,给爹爹用用,我总是愿意的,有 什幺好谢的。”
 
  淫欲完后,俩人情意绵绵,真是难舍难分,裸体相抱,迷恋的在对方的光身 子上摸摸弄弄的又缠绵了好一会。老爹第一次偷奸媳妇到底有点心虚,不好意思 就睡在媳妇床上过夜,最后就亲亲媳妇的嘴,摸摸捏捏媳妇的奶,就穿衣爬下床 回自己屋里睡去。
 
  这天合该有事,他刚走到堂屋,就听族长在外叫喊打门,才准备去开门,小 媳妇可急坏了,她由于躺在床上还没穿衣服,虽然族长不会进到自己屋内来瞧见 自己赤身光景,可是生怕他会注意到火塘灰面上的字,于是急忙朝还没去开门的 老爹喊:“爹爹,扒灰!爹爹,扒灰!”
 
  这一公爹与媳妇暧昧的现象,在那个壮丁稀少的年代其实比较普遍,特别是 乡下更多,只是都很隐密不宣,人们也能谅解和接受这一无奈的事实,只是还没 有创造出一个专门的隐语词。小媳妇这句奇怪的话和焦急的语气族长感觉到了, 进门后先看了眼火塘灰,并没发现什幺异样,而小媳妇并没有象以往那样出来招 呼自己,心里很有点猜疑,就开玩笑的说:“怎幺啦,你在扒灰啊?”
 
  老爹就以其它言语吱唔了过去。
 
  第二天,族长又想到了此事,就把听到的和心中的怀疑讲给人听,大家还仔 细的琢磨这个“扒灰”是什幺意思,要知道,对这类事人们总是抱着宁信其有的 态度,认为新媳妇和公爹一定有性事暧昧,但那个年代大家也习以为常,不以为 怪,当遇见了老爹时,只是半真半假的开老爹玩笑:“扒灰去啊?”
 
  大家都知道是暗指什幺意思了,老爹不去接话,就装聋作哑的蒙混过去。 
  时间一久,这句话同样用在了相同的事不同的人身上,心照不宣的影射他有 这种事。这个词大家感到很有趣很涵蓄,要知道,民间新创造的俗语往往流传是 很快的,很容易被大家当作时髦词接受的。“扒灰”——就被人们接受作为这种 关系的代名词了,南来北往的广泛流传开来一直延用至今